深陷音游无法自拔
我的坑才刚挖怎么就能停呢,就算坑也要坑大点

[哑舍][盗墓笔记][全职高手] 西湖西湖

•全职,盗笔,哑舍同次元向,雷电密布。一切为了苏www。 题目不对文,不用在意。

•tag按出场顺序排的,我的爱是平等的www

•纯爪机一次完成

•突发脑洞。bug ,ooc,私设成堆

•随意捉虫。但我爪机不会改 _(┐「ε:)_

•爪机排版困难,逼死强迫症

•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慎入

•日常向,略平淡,流水账

•别名,你还记得那年西子湖畔的小受三人组吗(×

•表示想8.17的时候发结果断网。总之欢迎小哥回家QVQ

•一切都接受的话来吧 (颜文字总被吞,伐开心 (╯‘□′)╯(┻━┻ )

*正文*                

        纵使无风烛火也闪烁不定,茶香弥漫了整个房间。一男子端着茶碗坐在看似名贵的红木椅上,身上着着一件黑色衬衫,一条暗红的长龙盘旋在衣服上,又好像是在缠困住他,如真实存在般张着血盆大口朝着男子苍白脆弱的脖颈。他吹开遮住双眼的水雾,抿了一口茶就又将茶碗放下,嘴角出现一丝笑意,还没收起伸出的手就有人推门而入。             

        “老板!新鲜出炉的小笼包要不要尝尝?”戴着眼镜的棕发青年进门,不顾塑料袋里渗出的油水,直接将包子放在明显被保护的很好的木桌上。一旁的老板笑的无奈,趁医生掰开一次性木筷的时候拿过几张纸垫在桌上,又倒上一杯茶。               

        老板吃过一个就放下筷子继续喝茶,见医生吃的急就将茶杯往他身边推了推,医生见状,一把抓过茶杯一饮而尽,又拿纸抹了抹嘴,收拾好桌子就问老板,       

        “西湖的荷花又开了,老板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年年都去看,不觉得烦么。”         

         “怎么会!每年的荷花都不一样啊,今年好像又多了好些呢。老板你真的不去吗?我可不想和医院里的‘大叔’去。”        

        “也对,找个人不多的时候去吧。”          

        “好呀。唉?我上班要迟到了,老板你饿了就把包子吃了吧,或者喂给三青也行。我先走啦。”         

          听到有人叫它,一旁笼子里的青色小鸟“啾啾”叫了两声。老板掩上门,就为三青换水。小鸟一动不动地站在笼里,偏头看老板沾了水的手指,却不料脑袋挨了下,它吃痛地摇摇小脑袋,再抬头就看见食槽里的肉包,俨然忘了疼,高兴地啄起食物来。

———  

        老板挨个擦拭着古董,细致入微,赤红的眼里有着说不清的深邃情愫。三青的笼旁站着个男人,用手里未点燃的香烟逗弄着青色小鸟,小鸟却丝毫不搭理他,男人自讨没趣,坐下喝茶。三青表示很心累,为什么人类总爱烦它QAQ它只想和鸣鸿愉快地×一决胜负。        

         “老板,那几本古书真不卖我?”  

        “吴先生,本店不是所有东西都出售的。”

        “那我把需要的部分抄写下来行么。”  

        “可以,不过不能离开店里。”       

        “这个老板可以放心。能借我纸和笔么?我现在就开始。”        

         “给。”  

         “宣纸啊,也可以。谢谢。”  

        医生最近一进门就能看见老板坐在桌子一边和茶,另个人在老板对面抄书。嗯,频率比每天都来临摹四季图的画师还要烦。

        一天,医生见那个抄书的人没来,就问起老板:“那个最近常来哑舍的大叔呢?”

      “你是说吴先生么?”

       “对,他姓吴啊。他叫什么啊?”

       “打听别人隐私不好。”

        “哎?我就好奇嘛,不会了,嘿嘿。我们明天就去西湖吧!最近几天要下雨,说不定人会少些。”成功转移了话题的医生一脸期待地盯着老板,眼里pikapika地闪着亮光。   

        看着医生满脸的兴奋以及快要实体化的闪光,点头同意。

        “老板?”吴邪推门而入。“不打扰吧?”老板点头,转身去阁间拿书。医生打量起他来,一身普通的休闲装,也没戴眼镜,不像是搞文学的,虽然看起来年龄稍稍大些但人长的也清秀。不过比起老板差多了,医生如是想。吴邪也没站着,熟练地走到桌前斟茶。两人的视线忽然相对,医生不好意思地笑笑,吴邪也没介意,笑着打招呼:“你好,我是吴邪。你是老板的朋友吧?”

         “啊,是。我在这附近的医院工作。”   

          “那我就叫你医生了,不介意吧?”   

          “没关系。”医生觉得这人虽然慈眉善目的样子,但总觉得很深不可测,和老板的气场有一拼。“吴先生上次的那本不知道你抄写完了没有,”老板走过来,医生莫名地松了口气“就又拿了一本相关的。”  

         “谢谢。差不多要完了。”  

        “你抄的都是些什么啊?”医生插话,他觉得只要老板在自己就莫名的很有底气。

         “汪藏海。一位古人。”   

        “你为什么不直接用手机什么的照下来啊?”    

       “ 信不过那些东西。”吴邪接过书,翻开带来的笔记本。医生凑过去,本子上满满一页的字,杂而不乱,字体好看的很,但不知道名。“这是什么字体啊?”医生问。“瘦金体。”吴邪翻开一页,写起来,三人也再无话。

        医生不久就上班去了,吴邪也未久留,倒是老板在打扫时发现一封信,是吴邪留的。

———

        " 早知道就今天早上来了。”医生和老板一人一伞,并肩走着。医生郁闷地踢开路边的碎石,想着要是早上来就不用撑伞了,说不定还可以和老板在湖边喝茶呢,现在顶着水帘子什么也做不了。老板倒是淡然,走走停停,时不时望几眼西湖,更像是赏景。

        这时的湖边人少,无一不是打伞疾行赶路的,医生却看见不远处有个少年,撑伞坐在石蹬上,一旁有个半人高的行李箱。医生瞬间脑补了近万字的家庭悲剧来解释这个年纪的孩子独自外出的理由,下一秒他就把这个脑洞抛远,拉上老板就向前,并且下决心不再看那些狗血电视剧了,太扯了。

        医生走过去,露出自认为很有亲和力的笑容,说:“小朋友你怎么自己在这里呀?”

        “爸妈说过不能和陌生人说话。还有我不小了,大叔。”少年纯良的笑着。

        “......”他说的如此有理我竟无言以对。医生怎么都觉得这熊孩子的笑容充满嘲讽。而且我也不老啊!也该叫哥哥吧!当然,这些脑内小剧场没人看见。

        “你是姓叶吧?”老板问。

         “哎?哥哥你怎么知道?”

        医生在一旁生闷气,老板是比他看起来年轻没错,但也没差多少吧 ! 为什么只叫他哥哥,要是这小朋友知道老板真实年龄,喊爷爷都不够吧QAQ。不过一想到小孩知道真相时的样子,气就消了不少。

        “我在一次聚会上见过你父亲带着你们。”

        “老板,‘你们’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小叶修一脸看白痴样的看着医生,说:“就是字面意思喽。”

        “叶先生有对双胞胎儿子。”

        “哎?小叶子你是哥哥还是弟弟啊。”

        “我叫叶修!是哥哥。大叔。”

         “......”

         医生在半路接了通电话就火疾火燎地走了,老板一人把小叶修带回哑舍。叶修坐在椅子上擦头发,老板在一旁倒茶。

        “所以你是离家出走?”

         “老板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只是出来转转。”

         “想过什么时候回去么?我可以帮你联系。”

         “不用,不用。等我闯出一番事业再回去。”

          “哦?那想好做什么了么? ”

         “电竞。”      

          “游戏是吗,你年龄不够吧。”

           “所以我先靠卖卖装备什么的赚些。哎,老板。你听说过荣耀吗?就是最近很宣传的很多的游戏。等那个出来了,我就可以赚一笔了。”

         “听说过。”

         “没想到老板你比我老爸思想开放。”

         “是么。“全靠医生的安利。“我记得你是住在北京的吧。在这里住哪儿?”

         “还没想好,走哪儿算哪儿。要不老板我住你这儿吧!”

         “住一阵子应该没问题。”

          “那就谢谢老板啦。千万不要和我爸告密啊。”说完一口完结了茶水,一丝丝苦钻上舌尖,叶修吐吐舌头,跟着老板进了屋里。



———TBC———

———番了个外———

        叶修:“老板,这么多年了你都没告诉我你和医生的真名。不会真姓老和医叫板和生吧?”

        吴邪&小哥:“我们也想知道。”

        老板&医生:“......”

       

        医生也想知道他叫什么QVQ

        嗯,老板叫甘毕之。

        

*这是修改排版后又发的。



        想一发完,结果脑洞太大填不满。_(┐「ε:)_第一次写文还是爪机。感觉心好累。一不小心闪退排版就乱了。心塞塞。让我睡一觉补补洞。嗯。。。我就是个手残渣。日产过千就是奇迹。填完脑洞就开学啦,不会发东西。不用关注的QWQ


       






 

     看我对老板,叶神,小三爷的爱 (♥V♥)





评论(2)
热度(19)

© 日落长庚 | Powered by LOFTER